~yaku o pisaw ni bbrax truku~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部落文史—結語

Posted by trukupisaw on OctamTue, 03 Oct 2006 10:25:29 +00002006-10-03T10:25:29+00:0010 22, 2006

這份成果報告書,不是一本在學校要求的學術論文,也不是很專業的報告書,而是一本記錄重光部落一個階段性的成果報告書,以記錄部落歷史為主要與調查部落族人對於部落公共事務的關心程度跟參與度,屆時能夠成為部落發展協會與往後部落營造重要的參考指標與資訊,再者,希冀更能夠成為部落資產重要文獻的一部份。

    因此,在此最後的部份,要感謝的人有很多,除了我們每個組員的堅持與理念相同外,阿望也很感謝每個組員的配合與用心,發揮了各盡所職的責任感,既使我們在期間也忙於教會的事工以及自己所屬的工作,忙於其中亦能在此付出與貢獻部落,更是至上萬分的感謝,以及感謝我們的上帝不斷的帶領著我們從暑假七月份開始一直到要辦成果展的時刻,讓我們完成這樣的艱鉅的工程,雖然有些的需要改進與很大的進步空間,而值得慶幸的是我們跨出我們的第一步,意於精神所在,發揮了團結一心的成效,所以,感謝組員的參與與付出,能夠一起見證與記錄書寫己所身處的部落,在在都是為了部落整體而著想,可說是作為青年人沒有白費部落給予我們特殊性的環境與特質,更能夠回饋部落成為最好的互動與見證。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其他文章 | 1 Comment »

問卷調查分析內容

Posted by trukupisaw on OctamTue, 03 Oct 2006 10:21:26 +00002006-10-03T10:21:26+00:0010 22, 2006

引言

    本問卷是簡單的次數百分比統計分析,僅是要了解部落族人對於部落公共事務的關心與參與程度,就本部落的總戶數以及人口數而言,根據秀林鄉戶政事務所於958月份的人口統計資料,其是以村作單位並未有社區為單位的人口統計,文蘭村就有360戶數,人口就有了1371人,而文蘭村則就有文蘭、池南、重光三個社區有所劃分的行政區域,因此,本次發放問卷的數目為150份,問卷的回收則有76份,而有效問卷有75份,無效問卷則有1份,因此也不列入統計分析內。就問卷調查而言,若是要做到比較有水準及專業的程度,本問卷可說是有許多可供改進的地方,於此亦需要一定程度的時間以及專業訓練的人員,而本小組僅有一人有受過此訓練因此在做問卷上跟統計分析上顯得有些的單薄,所以,此問卷有些瑕疵與問題的地方亦在所難免,也接受各方的評論與指正。

    但,備受肯定的除了是本小組共同討論出來的問卷題目以及花上心力於部落發放問卷調查之外,它的信度值得供給大家所參考與驗證,根據經驗而言,能夠在一個部落做問卷的回收率達到六成以上,即是可以信賴的程度了,因此,做此份問卷於重光部落則是可以供足人參考,意能夠了解大部份族人的意願與集結想法,此乃做此問卷之目的。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Posted in 部落與社會發展 | Leave a Comment »

訪查內容

Posted by trukupisaw on OctamTue, 03 Oct 2006 10:14:37 +00002006-10-03T10:14:37+00:0010 22, 2006

前言

    觀察部落的生態與生活慣習,至於現今有很大的轉變,簡單的來說,已經形成了多元文化的狀態,我們定義為新文化與新認同的世代。想必身為年輕一輩的我們,對於過去的歷史發展有所無知,透過親自去訪問與想像,或許能夠讓我們年輕一輩更有對自己部落了解跟認同,亦希冀在往後能夠回饋部落。當然回顧重光部落的過去,想必歷經很多得艱苦與煎熬,可是,族人的智慧卻能夠走過這一遭,原住民的精神,融合了與大自然形同母子,土地則與生命一樣的寶貴。常聽到部落老人家說,「年輕一輩的人不會能夠體驗我們那一代的生活環境,也許可能沒辦法在那生存,甚者,是否能夠經歷那樣艱苦的能耐也不得而知」這段話顯現了老一輩談吐經驗是多麼的辛苦困苦,想像看看,捫心自問,我們是否能夠有跟他們一樣的精神與信念堅定,以及我們是否重視了老人家的想法與保護這些部落智慧的資產,尊重與重視及關懷即是最根本之道。因此在探訪部落長者之中,不忘了順便關懷其身心狀況,因為他們經歷的跟我們不一樣,俗語說的好「前人種樹,後人乘涼」,我們只是享受他們那樣辛勤耕耘與鋪好的道路讓我們好行走,不僅如此,這也是一種現今社會的價值,部落老人是部落的開源,年輕一輩的我們該如何去節流以及好運用這些資源得要看我們如何去尊重及重視這一輩所傳承下來的精隨。而這也是本小組的一種感動與負擔,這些豈不就是要探求的部落歷史與文化!就在我們身邊咫尺。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Posted in 部落與社會發展 | Leave a Comment »

訪查動機

Posted by trukupisaw on OctamTue, 03 Oct 2006 10:02:12 +00002006-10-03T10:02:12+00:0010 22, 2006

在閒談之中,阿望有曾經對說過了一段話:「近幾年部落內的長者漸漸逝去,這顯然是對部落整體發出了一種警惕;看到這些在這部落的長者們,就這樣因故逝去,心中有些的感動,又有些的遺憾,遺憾的是沒把他()在此部落長久以來的傳統智慧留下與刻下,能夠讓後代傳承這一切,每每想到此時,心中都頓時的很感傷……。」隨著這一段話,頓時讓我們思想起,人活在世上當開始追溯過去的淵源時,才知道要這麼開始做時,已經有些許的遲了,這猶如諭示了兩件事情,其一是對於部落老人或長者的照顧關懷問題,另一件則是對於下一代或下下一代的孩子的延續和傳承也起了很大的危機,危機指的確是這些孩子在廣大的曠野裡尋找不到真正屬於歸根的地方(部落),形同了失根的民族。

因此對於現今而言,或許在這樣短短的時間內做訪查可能有補救的效果,但另一層面也激起了我們關心部落以及關切自己的深處的地方和部落,親身去經歷體會族人長輩的過去。    然而,觀察部落整體的動向,不論是在做農業的部落族人以及在外打拼的族人們,一切都是為了生存與讓家裡內的生活能夠穩定與平安順利,可是,在另一方面,在於部落工作及公共事務的層面上,常常顯得格外失利,以及沒有多少的成效跟動力,因此,常常在閒談論於部落事務的同時,大家的反應一致皆為「不團結」,這樣的字眼或許是讓我們有很大的反省空間。簡言之,部落缺乏了合作一心願意犧牲奉獻的人,沒有共主與部落主體性的價值觀念,而於此,顯然是我們必須努力的方向,除此之外,在要做此方面的部落工作乃須處裡人的問題,部落乃屬於整體性非單一個體所主宰,亦並非所謂社會上常言的寡頭政治或菁英主義,而是部落族人共主及所達成的共識意見,因此,本小組也做了問卷調查,調查察看部落族人對於部落公共事務此領域的關心程度,另一方面本小組亦特別重視「教育」這一環,而於此特別的加以強調。   

是故,對於部落種種的公共事務乃須部落族人共同參與與行動,除此之外,本青年小組也特別於暑假期間做訪查以提起部落復振之士氣,並能達道拋鑽隱喻之效果,更多人參與關心部落事務與響應,集結部落所能用的資源(人才、人力),遂成部落營造之基礎工作。

Posted in 部落與社會發展 | Leave a Comment »

重光青年部落文史調查小組成立與簡介

Posted by trukupisaw on SeppmThu, 28 Sep 2006 12:18:33 +00002006-09-28T12:18:33+00:0012 22, 2006

   

本小組是部落的在學學生及青年自發性自行組成,也配合行政院青輔會每年都會舉辦的活動,其活動性質是全球性的活動,即是國際性訂定的全球青年服務日(global youth service day),藉由此機會自動向青輔會提案,而經過審核通過予以補助活動經費,因此,藉由能夠以青年來做部落的工作,亦是意在讓青年參與部落的工作以及體驗做志工的志願服務工作,因此,藉由志翔詢問幾個部落的青年能夠參與這樣的全球性的活動,也能以藉由為部落服務以及貢獻部落,更能夠參與部落的公共事務跟了解自己的部落,是故,本小組因此而成立。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Posted in 部落與社會發展 | Leave a Comment »

重光部落青年文史調查小組

Posted by trukupisaw on JunamTue, 27 Jun 2006 10:13:41 +00002006-06-27T10:13:41+00:0010 22, 2006

重光部落文史調查工作計劃── 

一、計劃名稱:重光部落青年文史調查小組

 二、計劃緣由:隨著現代化的腳步不斷的進步與更新,資訊的發達快速,相對的,在原鄉部落卻仍顯得與外界社會落差甚大,進而部落的傳統知識日趨沒落,以及部落也跟著現代化的腳步行走,然亦擷取主流社會的價值灌注於部落的社會結構裡,因此,日漸出走的青壯年及其價值觀上顯現出衝突,且慢慢地淡忘過去部落的歷史與文化價值。然而,部落的發展,乃倚靠部落的自主性,而來重建或建立其與主流社會之間的定位,是以,部落或社區營造也隨著這樣的聲浪營運而生,因此,部落的歷史(或遷移史)以及固有文化,也從此開始慢慢的再教育原住民本身。以致如此,為了從最基本根處著手,以及保留部落歷史文化的發展予以記錄,職是之故,更是本部落社區營造建立一個文化基礎與架構基底,是故,提出本企劃方案。在並未有人開始起頭之時,我們青年已有這樣的意識並以青年發起這樣的活動,望能集結部落的集體意識。 

三、計劃目的:藉由部落青年自主意識覺醒,能夠順應社會的潮流與腳步,能由此活動當中對於部落和文化認同感,更以部落青年能夠做為部落往後延續命脈的力量,以致於透過學習、體驗、認知、資訊和管道,俾能促進部落,營造夢想和充滿希望的部落(社區)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Posted in 社區營造, 部落與社會發展 | Leave a Comment »

思考原住民的政治觀

Posted by trukupisaw on MaypmMon, 15 May 2006 12:39:54 +00002006-05-15T12:39:54+00:0012 22, 2006

談到了政治,或許覺得這是那些人(階序性)玩的遊戲,但是在台灣的環境背景裡,相對於原住民來說,政治這一環卻是值得去思考的問題.或許用簡單的話語來帶過,要思考原住民的政治觀除了該民族性之外,我覺得對於這大社會所薰陶的社會化過程乃是佔據重要的部分和能量.因此,我想藉由個人的觀察和經驗,來作思考.

每到了選舉將近,部落開始有了不一樣的味道,猶如傾向於轉變,這樣的感覺不難嗅出政治的意味之燃燒,然而在這樣的情境之下發展,開始選邊站的模樣開始蛻變成形,或者用另一種說法,則是似如若隱若現的隱密式的分野,但是大家都不說出口,卻心知肚明.是以,這樣的情形,對於筆者來說,有幾些想去解決思考的點,其一為在選前賣力的協助某位候選人站台,那是一股熱情和信念,而這樣的過程結束後,卻回歸原來的生活模式,但是,那股熱血激情已不再,若把這樣的熱情與激情轉變其立場於部落,對於部落的社區發展賦予貢獻,建構該部落的政治制度和組織….

Posted in 部落與社會發展 | Leave a Comment »

性別與社會建構

Posted by trukupisaw on MaypmSat, 13 May 2006 13:43:11 +00002006-05-13T13:43:11+00:0001 22, 2006

女性主義,在眾多文獻裡記載了,但就不同的學派思想以及從以不同的角度去思考大社會大環境裡,性與性別在我們日常生活之中,以致於在我們自身熟悉的社會組織與政治結構裡,男性與女性之分別,就筆者認為與親身的經驗和感知,性別的議題仍舊存在的領域不免於政治,權力,社會,經濟的層次上,坦白的說,實際上當我們觸碰了這樣的議題,是很複雜且棘手的問題,乃端視你從何以的立場和思維體系著手,使其構成意義,當然地,基於學術上的討論,我們都容許不同的學派的說法,亦可相互評論,初衷為善意,其目的在於能夠脫離父權思維架構的體系所宰制和支配,而筆者乃以保留的態度,但仍舊以從社會建構的角度來審視這類的問題予以探討之….

敬請期待           後續….

Posted in 其他文章 | Leave a Comment »

有關”農地之怒”紀錄片之感想

Posted by trukupisaw on MayamFri, 12 May 2006 05:38:23 +00002006-05-12T05:38:23+00:0005 22, 2006

 劇情簡介:在紀錄片《農地之怒》裡,魁北克、加拿大西部、東北美和法國的農耕畜牧者提供了工廠經營農業所帶來的社會與環境浩劫一個解決之道。受全球化之趨,猖狂的農業綜合企業破壞了自然環境的同時也危及了農地的生存,基因改良農作物(GMO)的激增更是進一步地威脅著生物多樣性和農民自治。在歐洲大陸以及北美,一股反抗之流集結了農民以及消費者,他們堅信不同種植方式的可能性和迫切必要性。《農地之怒》是一部批判犀利,同時展露希望的作品。

看過本部紀錄片後,心中不時浮現的意識乃是台灣的原住民族之情狀,亦在觀看的其中,畫面也不經意的連結至自己所熟析的環境,坦白的來說,是在做一種與西方國家異文化的比較文化,顯然的,相對於殖民國,對於第三世界的族群來說,這樣的情形和狀況發生,皆有很高的同質性以及問題性.怎麼說呢,以下就做筆者對於藉由本部紀錄片而所產生的一些的想法和意識,來鋪陳對此闡述筆者的觀點.

Posted in 社區營造 | Leave a Comment »

部落與社會的橋接者-原住民知識份子

Posted by trukupisaw on AprpmSat, 08 Apr 2006 16:49:39 +00002006-04-08T16:49:39+00:0004 22, 2006

      隨著台灣社會政經結構的發展,政治社會環境的開放與融入多元的發展,而於原住民族社會的弱勢群體也隨之其強勢隨波逐流,不時的,不斷的改變了原住民部落的傳統結構、傳統習俗、祭儀活動、生活慣習及型態模式等等,然而,這樣龐大勢力的主流價值與所謂的文明社會強加注在傳統部落裡,亦而產生了其許多面向的問題與焦慮和擔憂,對於原住民來說,這切實是危機與文化滅絕的開始到來,即是無庸置疑。而若我們回顧這近十幾年來的台灣原住民發展來說,原住民的意識崛起,原住民運動(還我土地、正名運動…。)以及追求平等權與公民權,也是在那當時解嚴後背景之下而萌芽並且蓬勃延展的,循著這樣的歷史背景脈絡下,我們也可以看到原住民族在台灣的定位何在,台灣社會如何與原住民部落能夠共榮共存的理想社會裡相互依賴平和生活,這值得我再次去思考從其中的本質性的問題,當然在這個部份我們可以談論到很多不同的方面,但,就筆者而言,想提出一個討論的論點,即是原住民菁英的知識份子,如何成為主流社會與部落之間的橋接者,而此橋接者的定義,筆者則以很保守的姿態,來供大家思考的點,期盼能夠與各位分享與交流……。

      身為原住民的知識菁英份子,獲得了主流價值架構下的認可與具體表徵,依此而言,高學歷與受高等教育,在原住民裡也是有其人,而在目前的境況下,隨著台灣教育的民主發展,實行多元文化教育方案,因此原住民的菁英份子大有人自在,而筆者想要提出的一個觀點,則是在這樣的架構之下,原住民不再只是仍然僅僅地劃分在社會分層最底邊的社會,亦有了中上階層的少數人口,是以,這是多麼的慶幸與欣慰的事情。

     

 

Posted in 部落與社會發展 | 5 Comments »